半夜玫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高清无码在线av短片_高清无码在线视频日本黄片_高清无码专区av

呂方庭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孩子,剛滿十八歲,就跟著同村的夥伴們,跑到春城打工。在老鄉的介紹下,呂方庭在一個叫金星小區的大門口當保安。

有一次,呂方庭值夜班。他坐在保安室,一邊喝茶,一邊盯著小區的大門口。安保工作雖然清閑,卻十分乏味。呂方庭覺得很無聊,順手拿起一本小說,打發無聊的時間。

突然,一個女子手裡拈著一支美麗的玫瑰花,美麗無比,笑容可掬,站在小區門口,像是在等人。呂方庭被女子的美麗迷住瞭,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,竟忘乎所以。女子發現有一個小保安正盯著自己,她面無表情,把手裡的玫瑰花丟在地上,陰笑著走瞭。

呂方庭走出保安室,撿起地上的玫瑰花,聞瞭聞,芳香撲鼻,沁人心扉。看看手裡的玫瑰花,又看看女子消失的街道,心裡充滿瞭惆悵。呂方庭拿著那朵玫瑰花,很失落的回到保安室。

下瞭班,呂方庭把那朵玫瑰花揣在衣袖裡,帶回傢,放在床頭櫃上。上瞭一夜的班,呂方庭很困,倒在床上就呼呼睡去。夢裡,他看見那個手拈玫瑰花的女子又站在小區門口。呂方庭走上去,想跟女子說說話,順便要個聯系電話。剛走到女子身邊,還沒開口說話,那女子的頭忽然斷落在地。呂方庭害怕極瞭,扭頭就要跑。可是,那顆人頭突然飛起來,咬住他的肩膀。他害怕極瞭,慌忙用手揪住那顆人頭,想把它甩開。可是,那顆人頭就像生瞭根一樣,任憑他怎麼用力,都無法把人頭甩開。

呂方庭終於醒瞭,滿頭大汗,枕頭、被子都浸濕瞭一大片。雖然隻是一個夢,也把他嚇得夠嗆。他心有餘悸,坐在床上發呆。許久,他站起身,到洗手間洗瞭一把臉,感覺清醒瞭許多。吃過晚飯,呂方庭把床頭櫃上的玫瑰花放進一個啤酒瓶裡,倒上水,撒上一些鹽巴。據說,用淡鹽水泡鮮花,很長時間都不會枯萎。

連續三夜,呂方庭都要上夜班。呂方庭在一個街邊的小攤上,吃瞭一碗蛋炒飯,就匆匆忙忙上班去瞭。他無聊的呆在保安室,心裡總是幻想著,要是那個拈花的美女再出現,我一定要湊上去,要個聯系電話。

皇天不負有心人。深夜,那個手拈玫瑰花的女子果然又出現在小區大門口。一見女子的身影,呂方庭的心激動得像個撥浪鼓。手拈玫瑰花的女子,還像前晚一樣,站在門口,像是在等人。

呂方庭終於鼓足勇氣,慢慢走過去,道:美女,在等人嗎?

女子攆著手裡的玫瑰花,笑瞇瞇的說道:我是在等人,但是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等誰!

呂方庭覺得有些好笑,道:美女,你說話好逗呀!

女子微微一笑,道:我是個非常幽默的女人!

呂方庭試探著問:你傢就在附近?

女子攆瞭攆玫瑰花,道:我傢不遠,就在第一人民醫院背後。

呂方庭又問道:美女,你叫什麼名字?

女子說:我叫玫瑰。人如其名,天生就喜歡玫瑰花!

呂方庭又問:玫瑰,多好聽的名字!你多少歲瞭?

女子笑著說:你是調查戶口的嗎?你不知道,女孩子的年齡是不能隨便問的。

呂方庭紅著臉,吞吞吐吐說道:不好意思,一時激動,讓自己變成瞭臭三八!

呂方庭邀請玫瑰去保安室玩耍,她爽快答應瞭。二人在保安室聊得特別開心。不知不覺,天已經微微亮瞭。玫瑰起身告別:我明天還要上班,我先走瞭!

呂方庭看著玫瑰,說道: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,改天,我請你喝咖啡!

玫瑰在那本小說的封面寫下電話號碼,道:今後,有什麼好玩的,記得叫我呀!

玫瑰走瞭,呂方庭呆呆註視她的背影,心裡美極瞭。早上八點,呂方庭交瞭班,回傢睡覺去瞭。躺在床上,呂方庭看著酒瓶裡的玫瑰,越看越漂亮,就好像看到心愛的玫瑰本人一樣。

晚上,呂方庭隨便吃一點東西,就去上班。夜班真的好無聊,他多麼希望玫瑰再來陪自己。終於忍不住瞭,他拿起電話,撥瞭玫瑰的號碼:對不起,你撥打的電話已停機,請續交話費……”

呂方庭把電話扔在沙發上,自言自語:有沒有搞錯,竟然停機!我靠……”

玫瑰整夜都沒有出現,呂方庭的心,貓爪火燎似的,渾身不舒服。上瞭三晚的夜班,終於可以休息兩天瞭。吃過早飯,呂方庭來到移動大廳,替玫瑰交瞭100元的話費。坐在椅子上,他試探著撥打出去,對方接通瞭!

喂,請問,你是玫瑰嗎?呂方庭問道。

電話那頭還是沒有聲音。呂方庭又問兩次,依舊沒有聲音。他隻得掛斷電話。

可能是太過思念玫瑰的原因。呂方庭情不自禁的朝第一人民醫院的背後走去,他希望在哪裡遇到玫瑰。第一人民醫院的背後是一個大廈,熱鬧非凡。呂方庭就在哪裡守株待兔,終於,兔子出現瞭。他走上去,一把蒙住玫瑰的眼睛,道:你猜猜,我是誰?

玫瑰笑呵呵的扭瞭呂方庭一把,道:就是你化成灰,我也知道你就是呂方庭。

二人說說笑笑,甭提有多高興瞭。看瞭兩場電影,逛瞭無數的商場,不知不覺,已是晚上十點。玫瑰撅著嘴,說:我要回去瞭,咱們改天再聯系。

呂方庭要送玫瑰回傢,被她無情的拒絕瞭。呂方庭心有不爽,覺得玫瑰一定有什麼事情瞞著他。等玫瑰轉身離去,他就悄悄跟在後面。

玫瑰來到第一人民醫院,直接就進瞭醫院。呂方庭心中疑惑:她傢不是在醫院背後嗎?為什麼直接進瞭醫院呢?

呂方庭跟瞭進去,又見玫瑰朝停屍間走去。他更加疑惑,跟蹤得更緊瞭。玫瑰推開停屍間的門,悄悄走進去,又轉過身,把門合上。呂方庭的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,他慢慢靠近停屍間的門,湊近門縫,往裡一看,隻見玫瑰拉開停放屍體的匣子,慢慢爬進去。呂方庭嚇壞瞭,跑回租住的小屋,連夜收拾行李,奔回老傢。